也不知道谁写的这句话
有道理又很没道理
也许对于大多数像我这样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来说
还真是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