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摘的,非本人杜撰。

“最初,我是一个投机商;后来,我转变为一个专业投资者;而今,炒股于我而言,是事业不是职业。”

3月12日,在上海闸北区一座环境优美的小区内,找到了杨百万(杨百万吧)炒股工作室,见到了有“中国股市第一人”之称的杨怀定。

当他在1988年通过国库券买卖得到第一个100万的时候,万元户都还是稀罕物。作为第一批投身证券市场的代表,几经起伏,岿然不到,他的每一步,都刻着中国经济发展的烙印。

而今的杨百万,依旧生活在股票的世界里,但用他的话说,“虽然每天花在股票上的时间不少于8个小时,但只是为了兴趣,就像别人养宠物一样。”

第一阶段

“1988年到1993年,是我最兴奋的5年,但同时也是我最痛苦的5年。我第一次看到那么多钱,但没有社会地位,思想上也很彷徨,我每天都担心自己被列入‘投机倒把’的黑名单,担心自己的活干不长久。”

杨百万评早期生活

第一桶金 数钱数到手抽筋

杨百万的第一桶金掘自国债买卖。

“我是1988年3月28日从工厂辞职的,把自己的铁饭碗扔下之后,在家里躺了两个礼拜,琢磨该干哪一行。”在杨百万回忆中,那两周做的另外一件事情,就是看报纸——他订了市场上所有能买到的报纸,一共73张。在4月初的一天,一条新闻引起了他的主意:1988年4月21日,中国将开放国库券交易。

“我看过子夜,只要有证券交易,就有高低价。虽然我们是社会主义经济,但证券交易是市场经济的产物,只要存在,就一定会有高有低……”杨百万称,当时他就“傻”想,或许能从差价中赚上一笔。

在首个交易日,杨百万,不,是杨怀定,拿着两万元钱到了交易所,站在交易所的门口,他算了一笔账:国库券1985年的开盘价104元,利息率15%,如果2万元全部买下,一年就有3000元。“当时存在银行的利率是5.4%,全年利息1080元。那多出来的近2000元,早已超出我在工厂的工资。”于是他把所有的钱都买了国库券。

“买是买了,但是心里忐忑不安,害怕跌。下午就迫不及待地跑去交易所看行情,一看,发现涨到112元了,我赶紧卖了,赚了800元。”一年的工资到手了,杨怀定心放宽了些,又开始突发奇想:如果我能把104元的国库券买回来,再以112元的价格卖出去,不就可以赚钱了吗?由于当时全国有7个城市都开放了国库券交易,杨怀定决定要打听一下其它城市的行情。“但是那时候国库券行情属于国家机密,但当天的解放日报报道了上海的开盘价和收盘价,以此类推,各地的党报一定会报当地的行情。”杨怀定立即跑到了上海图书馆,翻看全国各地的党报,终于查到,安徽合肥当日国库券开盘价94元,收盘价98元。

连夜去合肥!一个来回,20000元的本钱一下子变成了22000多元。跑了几次以后,决定借钱,在把所有亲朋好友的钱都借了之后,他手头有了14万元现金,开始背着更多的钱往返于合肥和上海之间。随着钱越来越多,杨怀定每一个往返所赚的钱也越来越多,每次到家,就是和老婆头对着头数钱。“那时候只有10元面值的人民币,那时候没有点钞机,我们哗啦哗啦地数钱,真得数到手抽筋,而且神经高度刺激。当时我吃4颗安眠药,晚上也只能睡两个小时。钱的力量太大了!”而通过这种蚂蚁搬家的方式,一年之间,杨怀定变成了杨百万。

做“傻事”觅定心丸

钱给杨怀定带来了兴奋和激动,也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在身价超过百万半年之后,杨百万便声名在外了,因为 上海证券(行情 股吧)交易所每天80万的成交量中,有四分之一来自杨怀定,证券所纳闷:他究竟为何会有那么多的国债券?

“查一查制度上是否有什么漏洞,为什么杨百万赚到比我们证券公司还好。”当时上海市高层领导的批示,让杨百万一度感到不安。“当时最大的担心是有一天有人来割资本主义尾巴。”如何才能避免发生这样的情况?杨百万天天想,之后做了其他“倒爷”眼中的几件“傻事”。

“我先去了税务局,那天正好局长接待日,我说,我是小平说的先富起来的人,我要交税。”报上“杨怀定”的名字,局长惊叹:你就是杨怀定啊,我们早就注意你了。但是国库券的税是免掉的,从事国库券交易也不用交税。

又跑到人民银行,要求接受党和国家的教育。买卖国库券到底合法不合法?接待的同志并没有给明确的答复,而是反问杨百万“你觉得呢?”杨百万随即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金融时报》,指出在开放国债市场首日,人民银行总行发出的“欢迎公民随时买进随时卖出”的鼓励。“我是公民,我做的事情就是随时买进,随时卖出,那就应该是‘合法的’。”

以上是杨百万为赚到的钱所做的工作,而为了确保自己之后的买卖有理有据,他跑到公安局局,以每月600元的工资请了两名公安人员为其当保镖。“说实话,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哪怕今后真有什么状况,也能说是在人民公安的监督下所做的事情,总不至于给太严重的处分。”

对于自己的最初的百万身价,杨怀定并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但这几件“傻事”,却是杨百万引以为豪的。“我的战略步骤把人震撼了。”

第二阶段

“1993年是一个转折,邓小平说,股票市场要大胆地试,他的话给了我一颗定心丸。1993年到2002年,从事证券交易不再是外人眼中的“投机行为”。当炒股成为养家糊口的工具,我研究市场,分析心理,真正转变为一个投资者。” ——杨百万评10年转折

熊市牛市间华丽转身 投机者变为投资者

如果说成为杨百万有一定的偶然,但在股市的一路起伏中岿然不动,确实是要智慧的。杨怀定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嗅觉,大多数情况下,不仅是买国债,玩股票,买房产能赚到钱,甚至在大哥大、车牌这些生活用品上,他也总能在高低价之间找到最合适自己的点,完成华丽的转身。

1988年,杨怀定以19800元的价格买了大哥大,用了4年之后,1992年,以3万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台湾老板,那年年末,大哥大的价格就掉到只要几千元一部了;

在1993年股票的第一个熊市到来之前的最高点,他卖了很大一部分股票买房子,在2005年6月的大牛市到来之前,他又卖了房子杀入股市;

1992年,杨百万买了一辆夏利车,当时连车牌总共花了8万元,但是这块Z字打头的私家车牌照,因为比较稀缺,后来卖了20万元;

2007年5月,杨百万高调宣布,自己已经全部空仓,几天之后,股市遭遇印花税(印花税吧)调高之后的盘整,一度跌破3700点;

2008年1月21日、1月28日连续两个“黑色星期一”,两周10个交易日,几度出现千余只股票齐跌行情,上证综指直落千余点,而就在此前的1月20日,杨百万在沈阳的讲座上把这样的预测传递给了当时的听众,并宣布:“1月8日,我就清仓了。”

对于自己大多数情况下的好运气,杨百万称只因自己比别人多一个心眼。

“当年‘大哥大’一度是身份的象征,且买卖还要登记,价格一路上扬,但在
1992年价格达到6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