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直是超长,但也非常有价值

香港,一个弹丸之地,上个世纪70年代——90年代这短短二十年左右的时间,在“自由,开放,吸收”的精神指引之下,现代流行音乐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成为华语流行乐的辉煌先声。在这时期内,闪现了一大批个性突出,才华横逸的音乐人,他们以无数光芒四射,风格各异,至今仍然传唱不息的经典作品,创造了香港流行乐的一个黄金时代。
  
  ——回望艺术史上每一个大时代,都必有杰出人物首先拉开帷幕,开创一代先声——波德莱尔,他开创性地激扬起文学史上现代主义时代的大旗;伟大的巨人贝多芬,无论音乐史的古典主义时代多么辉煌,他决绝地转身,唱出了浪漫主义的新声;而对于曾经辉煌的香港流行音乐而言,许冠杰无疑是最重要,最值得大书一笔的人物之一,他和顾嘉辉,在上个世纪进入七十年代之后,几乎同时爆发,联手以天才的创作瞬间将之前空白一片的粤语歌拉上辉煌的起点!在现在回看过。   去时,你会发觉,粤语流行乐绝对是一个幸运儿,它奇迹般避免了一个新事物从诞生到成熟的漫长过程,在两位天才与一干旧学根底颇深的优秀词人的拱托下一开始就站在了一个很高的起点上,之后随即带起了几代才俊,粤语因此持续辉煌了至少二十年。更加值得骄傲的是,这种辉煌是开放式和创造性的,绝非只是对当时欧美乐坛那个风起云涌的大时代的消极跟风;粤语歌开放性地接受欧美流行乐的各种新旧形式,但内容上完全有着自己的精神层次与筋骨血肉,这也是它可以真正成为一个经典时代的核心因素。
  
  香港乐坛的黄金年代,产生了一大批出色的填词人:卢国沾,郑国江,邓伟雄,刘卓辉,陈少琪……但最好的那一个,境界最不凡的那一个,可能当属黄沾。而单论作曲,一前一后,称得上天才的只有两个,一个是顾嘉辉,一个是刘以达。最后,若说词曲双绝者,则只许冠杰,黄沾,黄家驹三人当之!
  当然,另外那些才华横逸的人物,以下也将一一道来。
  
  1.许冠杰——在唱腔方面,这位粤语歌的巨匠是典型的民谣唱法,不加任何修饰的原声,简单自然,流畅动听。——而这位大师的真正非凡之处,还是在于他的作品的独创性。他的作品截然分成了两种风格:雅致文人式的与市民世俗式的,可谓真正的雅俗共赏。前者往往造辞精巧,一派古典风范;而后者却完全以最世俗的广东俚语来写,生动幽默,活力十足。但无论哪种风格的内容,经过他那充满旋律性的脑袋一点缀,立即传唱到街知巷闻,风靡不息。
  而两种风格的作品当中,尤其是后一种,有着非凡的独创意义(古典风格的那一部分,虽然出色,但有一代古典大师顾嘉辉在旁边辉映,还是显得小家碧玉了一点),最能写出许冠杰那种风趣,平和,淡泊名利,随遇而安的人生本色;在运用民间语言方面,他在华语流行乐坛是一代大师,天才闪耀,无人能及。他的感情扎根于人民之中,用有血有肉的民间语言,写尽民间的生活百态,囊括了柴米油盐,工作爱情,辛酸快乐;而这些歌的背后,又有一种特有的幽默,乐观,凡事适可而止,不过分强求的精神,这种精神在历来注重世俗生活,不喜欢做官,有钱也喜欢藏着偷着乐的广东人中特别明显——他确是最了解广东人的一个音乐家!放胆说一句,只要粤语一天不亡,他的歌就不会停止传唱。
  《鬼马双星》《半斤八两》《学生哥》《最佳拍档》《日本娃娃》《打雀英雄传》《咪当我老衬》《卖身契》《十个女仔》……这一大批经典作品,都是以最民间化的粤语俚语写成,以一种幽默乐观的笔调写出现实生活中方方面面,虽有辛酸却不使人丧失生活的勇气,这些歌在包括香港在内的粤语文化圈里,深受人民的欢迎和赞赏——内地的朋友可能对其中的某些方言如看天书,云里雾里,不过没关系,许冠杰的音乐旋律足以冲破语言的界限,你一定会在其中找到你耳熟能详的经典旋律的。
  《铁塔凌云》:许冠杰的第一首粤语歌,出手不凡,内容写的是中国人那种落叶归根的故乡情怀,至今听来,仍然感人。
  《天才白痴梦》:古典风格的经典作品。张惠妹的演唱会上曾有一个很有特色的翻唱版本。
  《双星情歌》《天才白痴往日情》《断肠梦》:古典风格的代表作。《双星情歌》尤其经典,正是那些你可能已经忘记名字,但记忆中却一再回响的旋律。
  《甜蜜的往事》《印象》:两首爱情作品。《甜蜜的往事》是个人相当喜欢的一首歌,歌词旋律都十分清新,朴实,将爱情的单纯甜美写得叫人向往。
  《浪子心声》:最著名最经典的粤语歌曲之一了。从容达观是它的本色。
  《纸船》:旋律和歌词很优美流转的一首爱情名曲。
  《同舟共济》:晚期一首经典作品。当年中英谈判成功,香港终于确定回归之后,不少香港人曾一度因为对日后政治时局的担心,出现过一阵移民浪潮。而许冠杰这首作品,正是以一个中国人的情感,再度打起港人对这座灿烂的“东方之珠”的士气与信心——这也是港人之所以常视许冠杰为自己心灵的代言人的原因。下面是朴实却深情,令人异常感动的歌词。
  
  我与你同坐这条船 无情浪把它猛卷
  满天风雨 视野未能见
  乱作一大团 不知怎算
  既决意留在这条船 齐齐令它不遭破损
  困境挑战 奋勇地面对 令到这条船
  永不翻转
  
  香港是我心
  一颗不变心 实在极不愿
  移民外国做二等公民 必须抱着信心
  把基础打稳 尽力地做我本份
  定能突破战胜黑暗
  
  破镜明日定会重圆
  时局定必得好转
  怀着希冀 再创造时势
  令到这条船 永久温暖
  
  香港是我家 怎舍得失去它
  实在极不愿 移民外国做递菜斟茶
  紧紧抱着吉它 倾出这心里话 但愿籍着这番话。
  齐齐共你发泄一下
  但愿日后狮子山下 人人团结 永不分化。
  
  《急流勇退》:许冠杰的最后一首经典之作,也是他退隐前最后一首歌。就像歌名所示,他不再眷恋歌坛的名利得失,要以一种达观的精神从容淡出了。——“不奢望天长地久,只要是曾经拥有”这句经典的话正是出自这首名曲,也点出许冠杰这位一代粤语歌大师难能可贵的人生态度。
  
  2。“辉黄”二圣——黄沾去世时,见到有网友用“辉黄二圣”来形容他和顾嘉辉,很贴切,今天借来一用。顾嘉辉和黄沾,两大奇才,一世知音,留下了一阕世人遥想,悠远无尽的乐坛传奇……
  黄沾与顾嘉辉,一刚一柔,沾叔生性外向,样子好玩,一笑起来简直是“色情读物”,可爱得要死。而顾嘉辉则个性含蓄,藏而不露,样子十分平凡,一副糟老头样,属于走在大街上绝对没人会注意的类型,但他的才情就……呵呵……
  废话不多说,还是来欣赏品鉴这段美妙传奇吧!
  ————————————————
  这一段是“辉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