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文-----香港电视剧主题歌之父。

2002年10月18日,罗文病逝,终年52岁。金庸题字“歌在人心”。
2003年前后,似乎注定是香港乐坛的不祥岁月。那年年底,梅艳芳卸下最后八场个人演唱会的华丽靓装,匆匆离去,宣告了香港流行乐坛华丽时代正式落下帷幕。半年之前,张国荣已经以一种令人震惊错愕的方式告别人世,而作为这一幕最后告别场景的预演,香港歌坛教父罗文也于前一年黯然辞世。
这三位最具分量的巨星相继陨落带给人们的创伤尚未平复,黄霑去世的噩耗又给了世人重重的一击,更为这一华丽时代的告别仪式画上了沉甸甸的句号。
在同一时间段里,还有另外两位流行乐界的大师级人物也先后离开,他们是台湾歌坛词曲创作大师梁弘志和香港“鬼才”林振强。回头看来,这是一组堪称超级豪华的告别阵容,他们是华语流行乐坛辉煌的缔造者,顶梁柱,他们的告别让人叹惋,令人扼腕。

一个人才辈出群星璀璨的时代,只能回味,难以重现。
罗文、梅艳芳、张国荣、黄霑活跃的时代,也是香港娱乐事业达到繁荣巅峰的时代。兴起自七十年代末,鼎盛于八十年代,延续至整个九十年代。这个时期,正合着香港经济起飞到繁荣的节拍。在影、视、歌三个娱乐流行文化的强势领域,香港制造席卷中国内地和东南亚、日韩乃至全球华人世界。
在这个所谓的娱乐黄金时代,香港人生活富足,人们舍得把钱投入娱乐消费,演唱会一开三十多场,唱片销量动辄过百万,巨星不断涌现,新作层出不穷。
在这个时代里面,电影业出现了邵氏、嘉禾、新艺城、永盛这样的影业巨头,电视业出现了“五台山”即无线电视台、亚洲电视台、佳艺电视台、香港电台、商业电台5个重要的广播电视传媒品牌,还有泊来的宝丽金、EMI、新艺宝、华纳以及本土的华星、乐意等制造了无数唱片的强势唱片机构,还有影响着人民生活的《明报周刊》、《香港电视》、《星岛日报》以及成为星光跳板的“香港小姐”、“新秀歌唱大赛”以及“无线艺员训练班”等,在这个全民娱乐、歌舞升平的大好年代,是繁殖巨星的年代。
不少举足轻重的巨星,都在这10年间出道、成名、走红。归根结底,是香港的娱乐事业兴盛,电影、电视、唱片一起进入黄金年代,需要大量人才。亦因如此,各大公司肯起用及力捧新人,使艺人有更多曝光和发挥的机会。娱乐业的拿来主义反而造就了香港流行文化的极度繁荣,个人风格突出的超级明星是香港这个浮华世界的标志,年轻人雄心勃勃,唱片公司和电视台推波助澜,歌唱比赛、艺员培训班,这些经过简单训练渴望成就明星梦的青年在这里走上了通往天王巨星的台阶,由李小龙开始,成龙、周润发、张曼玉、张国荣、梅艳芳、谭咏麟、刘德华等大批巨星成为流行文化的超级偶像。
张梅之后,人们开始讨论“后巨星时代”,查小欣断言,香港二十年内再也出不了张国荣梅艳芳这样的巨星,林夕和梁文道也有类似的看法,因为产生巨星的模式已经变了。“在当今世界上,市场日趋一致化,娱乐产品的制作方式和工业流程越来越接近,越来越向好莱坞的模式靠拢。比方说韩国的艺人,很少有影视歌三栖的红星,而唱某一种歌的人也不会轻易改变他的歌路。我觉得将来整个中国市场都有可能走这样的路线。”
分工细化、专业化使得演艺明星更专注于某一领域、某种风格路线的发展,“走不同路线的歌星多了,市场就会逐渐分化,所以很难出现像张国荣那样风靡一时的巨星。”
林夕对此有独到见解:“在20世纪70年代,粤语电视剧主题曲最厉害的时候,从儿童、家庭主妇到高级知识分子,10岁到50岁的人都会接触到这些歌曲,都能哼上几句,可是慢慢到20世纪80年代就不一样了,听众层面变窄了,很多50岁的人不再听流行乐。现在呢,21世纪了,流行乐的听众越来越集中在年青一代,所以很难再有这种红得铺天盖地的巨星。”不光是流行乐,电视的情形也是一样。“从前,从10岁到50岁的香港观众都看无线电视台,而现在,十几岁的少年都不看电视了,因为他们认为看电视是一种老土的行为。其实大众传播的事业都面临这种境况,以前是广播,现在是窄播,市场变得越来越狭窄,所以很难再有像张国荣这样的巨星。”此外,电影业遭遇盗版的冲击,唱片业遭遇网络下载的冲击,明星遭遇“狗仔队”的纠缠,都不复往日光景。
黄霑生前曾感慨,粤语流行曲死了。同样,在“巨星”依然健在的时候,那个华丽时代已经转过身去,留给我们的只是一个背影,但它仍然要用最让人难以释怀的方式,宣告这一刻的到来。往事只能回味!港台电影的黄金时代过去了,港台流行乐的黄金时代过去了,香港娱乐业的巨星时代过去了。在电视综艺节目一统天下的日子里,不再有偶像巨星,只有小打小闹,如今是吴宗宪、蔡康永、大小S、何炅、汪涵们独领风骚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