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夏天的脚步近了。

一切都像去年的样子,男人们纷纷张开了眼。乳房挺起来了,头发飘起来起来了,姑娘的脸红起来了。

女人偷偷地把乳房从厚厚的衣服中解放出来,嫩嫩的,圆圆的。工厂里,旷区里,田野里,瞧去,或大或小满是的。大的,小的,饱满的,坚挺的,看着舒服,瞧着养眼。风轻悄悄的,话软绵绵的。

姑娘、媳妇、老太太,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解了怀赶趟儿。圆的像碗,尖的像山,白的像雪。花里带着甜味,闭了眼,脑子里仿佛已经满是那山、那碗、那雪。成千成百的男人们嗡嗡地闹着,大小的眼睛飞来飞去。乳花遍地是:杂样儿,有形状的,没形状的,散在人流里,像小兔,似白鸽,还动呀动的。

“动时如兢兢玉兔,静时如慵慵白鸽”,不错的,像女人的手撩拨着你。风里带来些女人的气息,混着香水味,还有各种脂粉香,都在流动的大街上酝酿。女人将各色首饰挂在乳花中间,金的,银的,玉的,奇奇八八的,总能与那白皙的皮肤相配合,呼朋引伴地卖弄自己的眼光,唱出宛转的和谐曲,与绿树飞花应和着。大街上流动着的男人们,这时候也成天在直勾勾的看。

这景是最寻常的,这花一开就是小半年。可别烦。看,高颠颠,肉颤颤,粉嫩嫩,水灵灵。人家那平台上全笼着一层温柔,仿佛有一股肉香直逼你的眼。傍晚时候,上灯了,一点点黄晕的光,烘托出一片氤氲而温柔的夜。轿车上,地摊前,马路边,挺着乳房慢慢走着的,还有刚刚下班回家的职业女人,披着纱,戴着眼镜的。他们的倩影,像油画一样印在男人的脑海里。

温度越来越高了,女人的衣服越来越少了。城里乡下,家家户户,老老小小,他们也赶趟儿似的,该露的都露了。伸展伸展腰枝,抖擞抖擞精神,各美各的,“一年之计在于夏”;刚起开始,有的是工夫,有的是时间。

乳房像天上的月亮,普照天下,万物生辉。

乳房像浅浅的港湾,让男人有片刻的休憩。

乳房像长江,像黄河,哺育后代,繁衍生息。 [l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