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晋都市报报道

老人的身上盖着好心村民找来的塑料布和麻袋片

视频:上集

视频:下集


原平82岁半瘫老汉,无人奉养喝药自杀,被锁门外一天一夜
谁都有衰老的时候,谁都不希望儿孙不孝,谁都不愿意孤独终老。然而,原平市沿沟乡新小营村82岁的罗成卯老人,辛苦操劳一辈子,却被继子锁在门外,露宿街头。

老人被锁门外

“我六叔被继子锁在门外,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已经过了一天一夜,现在还在门外躺着,情况越来越糟,不知怎么办才好。”5月8日,记者接到一位读者来电,诉说其年已82岁高龄,且身患偏瘫叔叔的不幸遭遇,希望得到记者的帮助。

意识到事态严重,当日中午,记者即与老人的侄儿罗文玺一起赶往原平。迎着突然刮起的狂风,汽车一路飞驰。但路途较远,赶到事发地新小营村时,已是下午5时了。

老人所在的门前,聚满了气愤的人们。一间灰色的砖砌门楼,黄漆斑驳的大门外,用砖块垫起的一块破门板上,被子、广告喷绘布、麻袋片包裹着一个衰老佝偻的躯体。怕风将这些单薄的苫盖刮跑,门板四角,广告布、麻袋片上面,用石头和不知哪里找来的一小袋玉米种子压着。远远看去,就像风中飘零的一叶小舟,孤独、无助。

凑近前去,老人艰难地探出一张黑黄瘦削的脸,努力睁开无神的眼睛看着记者,花白零乱的胡须随着嘴唇抖动着。为了挡风,不知哪位村民给老人戴了一顶粉色的长檐帽,这顶帽子给老人的脸添了一点生气。老人的“床”前,一顶破旧的草帽,两只鞋,一个装着水的罐头瓶,一个用洗洁净瓶子改装的尿瓶和一个黑色装衣服的塑料袋零乱地堆放着。一睁开眼睛,老人就能看到大门上,那把冷冰冰挂着的黑色大锁。

村民们告诉记者,从5月7日下午,被原平市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送回村里到现在,老人一直躺在这里。他身下的门板、身上的麻袋片、塑料广告布,都是好心的村民们怕他冻坏拿来的。村民们还给老人送来吃的喝的,但老人怕没地方解决屎尿问题,不敢吃也不敢喝。就在自家的大门前这门板搭成的露天“床”上,在冻馁饥寒中老人度过了一夜。而直到记者赶到,他的儿孙没有一个露面。

老人的儿子为什么要锁住大门,不让老人进家?父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纠葛?继子打跑亲儿

在村民们的描述下,记者逐渐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罗成卯老人30多岁的时候,妻子就去世了。之后,儿子罗所田也跟着亲戚去了东北,很少回来。罗成卯一直独自生活,他身体好,人也勤快,又有些如钉鞋、赶车之类的手艺,除了孤独,日子也还过得不错。1992年,同村农妇黄贵花的丈夫去世。黄贵花比罗成卯小一岁,有一子一女,女儿已经远嫁,儿子罗建国在原平一工厂上班,也已娶妻生子,平时就在原平居住。如果他俩结合,彼此都能有个照应。

就这样,63岁的罗成卯与黄贵花结为夫妻,并且领了结婚证。婚后,罗成卯把自己除房子外的家产全部变卖,一卷铺盖搬到了黄贵花家,与黄生活在了一起。

结婚以后,早年丧妻的罗成卯实心实意地过日子,挣来的每一分钱都悉数交给了黄贵花。对黄的子女,也视如己出,打了粮食磨了面,他会亲自送到原平,种地钉鞋,有点收入都会贴补子女。十几年间,老人把这个家当成自己的家,铺院子、修花栏、搭凉台、盖南房……见什么做什么。在老人健康的这段日子里,老人的继子及儿媳与老人也相处融洽,没啥嫌隙。


但不幸的是,几年前,老人患了脑血栓,半个身子动弹不得,失去了劳动能力,黄贵花和她的子女们头二年对他还好,此后就不怎么待见他了。黄贵花还曾和村民抱怨说,给子女们弄了个麻烦。在这期间,继子将原属老人的骡子、马车、树林都卖掉了,但没有给老人一分钱。

去年,黄贵花也患了病,当年10月去世。打发母亲的时候,罗建国就与从东北赶回来的罗成卯的亲儿子罗所田提到过老人此后的赡养问题,但没有商量出个结果。今年正月,罗所田又回来一次,准备与罗建国协商,将老人带到东北赡养。但因为罗所田提出要回老人的地、低保,将玉米等卖掉作为老人的生活费,罗建国不同意,双方因此发生争执,并动了手,继子罗建国叫来几人拿着刀,将老人的亲儿子罗所田吓得跑回了东北,也把平时接济照顾老人的村民们吓得连家门也不敢进。

吞药自杀未遂

今年四月初,罗建国与妻子回到老家,将去年秋天收回的玉米卖掉,一分钱也没给罗成卯老人留,也没有进老人家就返回了原平。自己的亲儿子离得远,人家的儿子又不亲自己,没人奉养的老人越想越气,觉得没了活头,他找出寿衣穿上,把药盒里所有的药都塞进嘴里。想到自己将继子当亲儿子亲,继子却把他的骡子、马车、树林、玉米都卖掉,还把亲儿子打跑,气愤的老人拿起拐杖,将正房门窗上的玻璃捅了个稀烂,然后躺到炕上等死。

第二天上午,看到平时很早就开门的老人还没动静,村民们意识到有问题,翻墙进去后,看见老人躺在西房的炕上,嘴张着,一动不动。“老人自杀了!”村民们赶紧通知了村委会,村委会又立即电话通知了老人的继子罗建国。罗建国急忙赶回村里,发现老人只是昏迷不醒,还没有死。他也不说怎么施救,又起身返回了原平。下午,无奈的村民报警后,当地派出所领导赶到现场,安排拨打了“120”。

原平市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到达后,村支部书记罗和田向救护人员讲述了事件的特殊情况,救护人员表示,既然来到现场,不管有没有人出钱,也得抢救。就这样,老人被救护车拉到了原平市人民医院。经过抢救,老人脱离了生命危险,并在医护人员的照顾下,恢复良好。但让医院为难的是,自从老人被送到医院,其子女无一人来看望过,相关的费用更是无人承担。就这样,老人在医院里一住就是近一个月,前后花费两万余元。

医院不是福利院,5月6日,医院给罗和田打了六七次电话,要求前来接人。而罗和田将情况告知罗建国后,只得到一句话“我不管”。一次次联系老人的儿女不成后,5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