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是凡人,一样有七情六欲,一样的生老病死,但有人看破了红尘,思想一旦成为高峰,站在上面俯视芸芸众生,便有了超脱的意味。站在人类思想高峰的人,普渡众生,便成了佛。一种思想传播得久了,人们便信仰它,这种思想就成了宗教。
   花本是普通的花,树本是普通的树,但和佛教诞生发生了联系,仿佛具有了佛性。或者说,佛教的思想要有所依托,寄托在这些植物身上,便有了宗教文化色彩。
   本人学疏才浅,不是佛教徒,也不是植物学家,只是个人的兴趣,写出这些文字,一是打发闲暇时光,二是将读过的书、收集的资料整理。文章纯属写着玩的,难免贻笑大方。贴在网上,就不仅仅属于自己,还请方家多多指教。
  
1 菩提本非树

   菩提到底是怎样一种树?我想,大多数人和我一样,对这种佛教圣树感到神秘。释伽牟尼在菩提树下成佛,使菩提树带有神性的光辉,但菩提声名远播,大概得益于六祖惠能的偈子。
   当日南宗六祖惠能,初寻师至韶州,闻五祖弘忍在黄梅,他便充役火头僧。五祖欲耱法嗣,令徒弟诸僧各出一偈。上座神秀说道:“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有尘埃。”彼时惠能在厨房碓米,听了这偈,说道:“美则美矣,了则未了。”因自念一偈曰:“菩提本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五祖便交衣钵传他。后入韶州(今广东韶关市)曹溪山宝林寺任主持,开创禅学南宗,倡顿悟法,弟子日众,形成禅宗的正系,被奉为禅宗六祖。该寺也成为禅宗的著名祖庭。由于慧能曾被比丘尼相救过,所以该寺又是极少见的僧尼共居的宝刹。唐开元元年(713年)慧能以76岁高龄圆寂。
   这个禅宗故事,我看到过多次,对于一个北方人,始终无法想象,菩提树长的是什么样子。2003年10月,我和妻子去云南蜜月旅行,在昆明世博园,走进大温室,各种各样的珍奇植物令我目不暇接,在热带植物展馆,看到了菩提树,在它的旁边是株娑罗双树,自此,对菩提树才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当时,我把菩提树上挂牌的文字还抄录下来。突然意识到佛主释迦牟尼的一生的几个关键时刻都与植物连在一起;他降生于他的外婆家花园里的一株无忧花(Saraca sp.)树下,成佛于一株菩提树(Ficus religiosa)下和圆寂于两株娑罗双(Shorea sp.)树下。这样,佛教便和植物结下了不解之缘。
   后来,经过查阅资料,对菩提树有了感性和理性的认识。
   遥想古印度的悉达多太子,放弃了荣华富贵出家潜心修行六年,变得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瘦骨嶙峋,但仍未得道。他放弃了苦行,决意用明智的方法寻求真理。于是,他取食了村姑奉献的乳糜,跳进清澈的尼连禅河中沐浴了疲惫的肢体。上岸后,身心清爽。他独自来到一棵荜钵罗树下打坐。暮色降临了,月色溶溶,树荫婆娑,万籁无声,悉达多太子端坐不动,凝神静思。就在这五月的月圆之夜,他在树下豁然开悟而成佛,从此,人们把荜钵罗树称为菩提树,佛教徒以“佛”尊称其教主释迦牟尼,“佛”,就是“觉者”之意,他具有超人的智慧和能力,具有一颗难得的菩提心。
   菩提,这是梵文的音译,意思是觉悟或大智慧,曰:“豁然觉悟”,“如日开朗的彻悟境界”。菩提树,原产印度,印度人叫荜钵罗树,我国一般叫菩提树或菩提榕,属于桑科常绿乔木,性喜温暖湿润,树木高大雄伟,可达十至二十米高,叶近似卵形,革质,茎干黄白,花隐于花托中,不为人所见,故称无花果。书载:早在南朝梁时,有位名叫智药的僧人,自天竺称植到中国,现多见于广东、海南。
   菩提被佛徒视为神圣之木,广植于佛教寺院中,可是,菩提树只适于长在热带和亚热带;在我国,主要分布于华南和东南沿海,温带和高寒带地区不易栽活。这怎么办呢?于是佛门弟子只好取其名,选某种能适应当地气候环境的名木代之。
   我国南方一些寺院,常选用无患子树代菩提榕,其木广东人称木榄子,四川人称油串子,果核黑色且十分坚硬,可作念珠——正是这一点相通处,真正的菩提树树子可作念珠。因此南方一些地方无患子树成了菩提树。又如我国北方一些寺院,僧人多选用我国特有珍稀名贵树种银杏树替代菩提榕,因为银杏树像菩提榕一样高大美观,寿命很长,有“活化石”之美誉。大西北的甘肃、青海和内蒙古等省区,因气候寒冷,即使无患子树和银杏树也不宜栽植,佛徒们就选取当地一种观赏花木来替代,它就是丁香。
   其实,以丁香为菩提树,并不限于青海的塔尔寺一处,北京法源寺及卧佛寺寺院中,也栽有华北紫丁香、白丁香等,北方很多寺院拥有百年树龄的丁香古木,这其中无疑都含有宗教象征意义。
   菩提伴随着古刹,千年时光流转,于它仿佛只有一瞬,而我只不过是个过客。丁香、银杏替代了菩提,如果真的有来世,谁将替代你轮回?
   菩提已经被神话,进入到永恒的典籍之中,为信仰佛教的信徒撑起平安的绿荫,庇护着芸芸众生。菩提是智慧之树,每一片叶子都带着灵性之光,每个凡俗的人、每一颗卑微的灵魂,都有佛性和神性。菩提静穆无言,它挺拔在历史的河流一侧,等着你我悄悄走近它,坐下,觉悟……

2净土世界一莲花

莲花入诗亦入画,具有深厚的人文内涵。周敦颐在《爱莲说》中歌咏莲花的高洁:“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这么美丽的花儿,难道只是文人独美吗?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是南宋诗人杨万里的这首咏叹荷花的诗,通俗易懂,可谓经典绝唱。仔细揣摩诗的题目《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才意识到这是送别诗,寺庙与荷花联系起来,有了更深一层的寓意。每个字缝里隐隐看到荷花与佛寺不同寻常的关系。
   到寺庙参观,会看到一尊尊佛像庄严地端坐在莲花宝座之上。佛教与莲花有着怎样的渊源?
   今年阴历6月6日,我喜得千金,起名刘润菡,希望父母的爱像流动的源头活水,滋润着这棵6月出生的小荷。为女儿起名时,翻阅了诸多资料,原来莲花和佛教有着如此水乳交融的关系。
    印度盛产莲花,佛经记载,古时共有七种(2种荷花,5种睡莲),有“七宝莲花”之谓。莲,花叶俱美,在炎热多雨的印度各地生长茂盛,成为古印度人的自然崇拜物。释迦牟尼创立佛教时,依据印度当时的文化习俗,很自然地把莲花放在很高的地位。佛教中的极乐世界,消除了困难,那里自然生长着美丽纯洁的莲花。一朵莲花,已经成为一个庄严世界。在信奉佛教的土地上,莲花图像四处可见,是很自然的了。于是在佛教艺术中,莲花是能够消除人间疾苦的圣洁之花。在寺庙和古塔等佛教建筑中,雕刻着莲花,把佛国称为莲界,把佛寺称为莲宇。一般佛堂里被供奉的持莲观音,双眉下垂凝视手中莲花,内心世界圆觉无碍,持莲是否意味着远离欲望?观音多种化身里,还有卧于莲花丛中的莲卧观音,可以助人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