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平躺着
  手就能摸到微凸的乳房
  有妊辰纹的洼陷的小腹
  又瘦了,她想:“我瘦起来总是从小腹开始”
  再往下是耻骨
  微凸的,象是一个缓缓的山坡
  这里青草啊、泉水啊
  都是寂寞的